当前位置:首页 >主题月刊>

“双一流”建设的攻略来啦!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30 编辑:摘要

作者:李晨阳程贾伟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2018/8/28 8:59:30

选择字号:中小

“双一流”建设战略即将来临!8月27日上午,教育部、财政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高等学校加快“双一流”建设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这也是继2017年9月三部委公布“双一流”建设院校和学科名单后,另一份关于高校“双一流”建设的重要文件。

在国家做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重大战略决策后,各大大学开始积极探索新的办学方式。在这个过程中,困惑和困难是不可避免的。《指导意见》的引入对指导“双一流”大学的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科学报》记者为此采访了5名大学管理人员和教师,请他们谈谈自己的重点和亮点。

以人为本-学校要跟上新人类

深入研究学生的新特点、新变化和新需求

"实施大学体育基础工程和美育促进工程,提高学生的身体健康和艺术审美素养。

-《指导意见》

孙亮(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在信息时代,学生接触到大量的信息。他们对自己的专业和社会有自己的知识和判断。这迫使教师不断更新教育观念,扩大专业知识以适应学生的变化,并知道学生想要什么和缺乏专业知识,包括学生的思想抱负等。这些正是对大学教师的新要求。“

刘奕君(中国石油大学教授):

”今天的学生渴望更多的选择,更关注一些实际的短期利益。如何满足国家的主要需求、社会的长远发展和学生的个性化需求是非常值得探索的。“

扩大博士招生-适度增加直接博士项目的比例

适度增加优秀毕业生直接攻读博士项目的比例。“

”适度扩大博士生规模,加快博士生教育发展。“-《指导意见》

高陵(Xi安工程大学校长):

”我宁愿批准本科直升机博士生。我们目前的人才成长过程太长了。许多博士生都快30岁了,面临着来自工作、婚姻和育儿的巨大压力。一些优秀的本科毕业生应该被允许直接进入博士阶段学习。当然,这个范围不应该扩大太多。”

“博士生的规模不应完全由行政分配指标决定,而应根据市场需求,为基础发展提供适当的倾斜指标。指标应该转移到社会更需要的行业。博士学位教育仍应走精英化的道路,博士学位的黄金含量不应随着规模的发展而流失。”

加强教学-讲座和编写教科书是主要任务

努力编写和出版世界着名的教科书改革体制和岗位管理制度,突出一线教学需求,加大教师教学激励力度

-《指导意见》

高陵:

"目前,我们的教材与国际一流标准的差距仍然不小。我们的科研工作在某些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但整个领域仍缺乏系统的研究。因此,教材往往落后,不够全面。大学应该承担起编写高质量教材的责任。”

刘奕君:

“在过去的几年里,教师的教学热情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编写教材的重要工作仍然被忽视。因为编写教材对评估职称没有什么作用,所以人们不愿意在这方面投入太多。要改善这种状况,必须从评估系统着手。”

孙亮: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高校需要提高教师的教学能力,同时重新设定科研与教学的绩效评价比例,把教学提升到首位。最着名的教授和学者是人民的老师,所有的科学研究都是为了把学生教好。只有在这个概念下,我们才能找到一条具体的道路。”

杨德森(哈尔滨工程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

“我国每4年对高等教育教学成果奖进行一次评估。许多获奖成果是对高校教育教学的有益探索和尝试。这些成就应该认真整理、应用和推广,决不能搁置。”

科学研究布局学科应该代谢和整合。

在前沿和跨学科领域培育新的学科增长点.完善新旧学科机制。

“珠穆朗玛峰大学基础研究项目的实施……促进哲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的交叉融合。”-《指导意见》

李严蓉(四川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

“这个非常重要!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对基础理论的创新贡献甚微,主要是通过技术进步。我们想赶上别人,走在世界舞台的前列。今后,我们主要依靠学科的交叉。交叉整合的跨度越大,新文化和新技术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一直呼吁跨边界、跨边界地整合文化、科学、技术和医学,并在这些新领域和跨边界地培养数以千计的领先人才,以推动我们的创新发展以及当地经济的转型和发展。”

刘奕君:

“当学院和大学决定增加一门学科时,他们应该考虑现有的学科是否能在这个新兴学科中起到交叉支持的作用。”杨德森:

“目前,我国本科生和研究生的专业学科目录联系不紧密,给新学科和交叉学科带来了一些障碍,我们希望尽快改善这种状况。”

人才战略不看帽子看结果

准确引进活跃在国际学术前沿的高层次海外人才,坚决杜绝单边攫取“帽子”人才的短期行为《指导意见》

李严蓉:

“根据中国目前的科技和经济水平,我们仍然急需人才,已经到了精确引进和发挥关键作用的阶段。引进海外人才最重要的是人员和岗位的匹配。这不仅是对人才的尊重,也是对雇主和国家资源的尊重。”

“我还要强调的是,中国应该更多地关注30多岁有潜力的有才华的年轻人,而不是那些已经取得成功的人。”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