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主题月刊>

中日家族小说的同曲异词的论文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2-03 编辑:励志

[摘要]中日家庭文化不仅是相关的,而且是分裂发展的。它们的异同影响着中日作家的家庭写作。巴金的《家》和岛崎藤村的《家》是中日现代家庭小说的典范文本。将两部《家》进行比较,不仅可以澄清中日家庭小说在文化上的异同,还可以揭示中日家庭叙事各自的风格和特点。两部小说中的“家庭”悲剧、父母权威的放逐和传统婚姻的承载也呈现出不同的情景。中日两本书《家》的家庭叙事有着相同的曲调和不同的曲调,家庭悲剧以不同的方式走向相同的结局。

[关键词]《家》;巴金;岛崎藤村;家庭小说;中国;日本

日本现代文坛出现了大量以家庭故事为主题的作品。日本作家“夏目索塞基的《从此以后》、《道草》、田山花袋的《生》、岛崎藤村的《家》,以及志贺直哉和川上靖国神社的小说等。都告诉读者他们眼中的“家”。家庭是中国现代作家经常涉足的主题领域。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白话小说《狂人日记》选择了“旨在揭露家庭制度和道德规范的罪恶”作为现代启蒙的开端。随后,《母亲》(丁玲)、《家》(巴金)、《财主底儿女们》(鲁玲)、《科尔沁旗草原》(端木洪亮)、《呼兰河传》(小红)、《金锁记》(张爱玲)、《四世同堂》(老舍)、《京华烟云》(林语堂)等家庭小说相继出版。在众多中日现代家族小说中,巴金和岛崎藤村同名小说《家》值得特别关注。岛崎藤村的《家》创作完成于1910年,反映了日本农村两大封建家庭小泉和桥本家族的衰落过程。巴金的《家》创作完成于1931年,是关于“一个崩溃的封建家庭的悲欢离合的历史”。《家》讲述了传统家庭的衰落和解体。

巴金的《家》和岛崎藤村的《家》不仅是中日现代家庭小说的代表作,也是反映两国家庭文化的典范文本。巴金说,他的《家》写了“一般封建大家庭的历史”和“类似的家庭随处可见”。岛崎藤村的《家》“积极处理家庭问题,家庭被认为是日本社会中最基本的组织”,并“从宗法家庭体系复杂结构的内部进行描述”。两部小说都以家庭问题为叙事中心,故事中渗透着丰富的中日家庭文化信息。这两部小说提供的家庭生活和命运在中日两国都很典型,因此社会学着作如《《中日家族制度比较研究》》(卓立)专门用一节来讨论这两部小说,将其作为“近代中日家庭制度的缩影”。

中日家庭文化互不相同,影响中日作家构建的家庭故事。中日两国在社会发展和文学观念上的差异也在家庭文本中留下了印记。从这个意义上说,中日作家同名小说《家》值得我们深入探索和比较。通过比较,我们不仅可以理清中日家庭文化的异同,还可以揭示中日家庭叙事的不同风格,提高我们对两部家庭小说的理解。

I .家庭冲突与救赎的悲剧

日本的宗法家庭制度是在7、8世纪全面“中国化”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它在许多方面与中国的家庭制度惊人地相似,如祖先崇拜、忠诚和孝道、父权制和家长制等。当然,中国的家庭制度移植到日本后,由于本土化的内在要求,就成了“日本人”,导致了中日家庭文化的差异。中日家庭制度的差异使得《家》描述的两起家庭悲剧指向不同的文化疾病。

中日家庭的象征系统都有自己的核心概念。中国传统家庭非常重视血统的延续和欣赏。日本家庭制度的中心思想是延续家庭的特定经济共同体,甚至为了延续家庭的需要而调整血统的系谱继承家庭制度核心概念的划分导致了中日家庭财产继承制度的差异。中国祖先的传承是“各派思想的平等分工”;日本传统家庭的继承是“长继承人的继承”;父母的地位和财产仅由长子继承。中国家庭中“各派思想平等分工”的继承制度给家庭内部留下了无尽的争议。巴金自己说《家》的主题之一是展示家庭内部的“冲突、斗争和悲剧”。战斗是巴金《家》的核心故事元素。家庭纠纷是争夺家庭财产的第一种表现形式。家庭财产属于家庭共有资源,“各校平等分割”的继承制度表明,家庭共有财产迟早会分解为每所房子的私有财产。在中年,当一个大家庭的共同财产变成家庭的私有财产时,吞噬财产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在觉慧看来,“这显然是一个家庭,但没有一天没有内讧。事实上,这只是一场争夺某些财产的斗争!”私藏字画、盗窃古董、以高家名义赊销等。都是他一生中掠夺和分割高家思想资源的行为。

在巴金的《家》中,最重要的战斗是父子冲突。觉民、觉慧等年轻一代都在和老人争夺权力。他们为五四运动倡导的婚姻自由、人格张扬、父母包办婚姻和父母尊严而战。他们属于家庭内部的权力斗争,是新旧之间的斗争。这种冲突在觉民的婚姻中尤为明显。高先生认为,老年人决定年轻一代的婚姻是“自然的”,而“不服从者将受到惩罚”。高神父认为父母对子女婚姻的管理是他们的专属权利,不能抗拒或侵犯。对于接受五四新文化影响的觉民来说,他对婚姻的理解自然是不同的。他认为他的婚姻是“他自己的选择”,强调行为主体和权力主体的统一。觉民要求的是爱情和婚姻的个人性质。他的思想和行为客观上对传统家庭的“差序结构”构成了解构的危险,违背了传统家庭制度对他角色的认可,直接对父母的权威构成了挑战。

另一种父子冲突属于旧文化中的纠纷,即维持传统家庭礼仪修养与子女不良道德之间的矛盾。基恩、柯婷和高老子之间的冲突就属于这一类。中国家庭强调孩子应该懂得书籍和礼仪,谦虚节俭,培养自己。这是从内部保持传统家庭稳定的关键。然而,尹福后裔这四代传统家族的价值结构也是滋生懒惰、溺爱、软弱、颓废、堕落贵族的温床。因此,害群之马的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冲突是传统家庭的永恒主题。基恩和凯廷败坏了这个家庭的声誉。从内部来看,传统家庭赖以维系的礼仪遭到了破坏。可以说,腐败的不仅仅是人民,还有家庭风格,最终导致了家庭精神的瓦解。因此,高神父临终时把希望寄托在党员和觉慧身上,希望他们能“努力学习”和“出人头地”。

五四新文化传播的西方个人价值观所培育的家庭“叛徒”认为家庭是一种邪恶的影响,剥夺了个人价值观,给青少年制造悲剧,从而从外部消解了父母的权威,否定了家庭制度存在的合理性。隐藏在中国传统家庭体系中的腐蚀力量造就了害群之马。从内部来看,它破坏了四代家庭成员的精神梦想,他们以礼遇和礼遇生活在一起,并传承了他们的诗歌和仪式。它瓦解了大家庭存在的文化基础,让父母感到悲伤和孤独。随着内部和外部的攻击,封建家庭不可避免地走上了衰落的道路。

在岛崎藤村《家》,日本家庭走上了与中国家庭不同的衰落之路。如果高家的悲剧是一场冲突的悲剧,父母、家庭的害群之马和反抗者就会互相争斗,从不同的方向摧毁传统家庭的精神大厦。那么,日本家庭就是一个拯救的悲剧,一个个人为家庭做出牺牲的悲剧,当每个人都在同一条船上时,很难防止他们祖先的家破产。从表面上看,中日两部小说提供了截然不同的家庭秘密,但悲剧结局是一样的,其主要目的是质疑和批判传统的家庭文化。

”日本人所谓的“家族”是最典型的公司,而

家族企业是家族的精髓。家庭的消失不是继承人的死亡,也不是家庭的解体,也不是宗法制度的衰落,而是家族企业的崩溃。相比之下,中国家庭的崩溃更具制度性和文化性。中国家庭的解体主要是指家庭的分裂和亲权的弱化。日本家庭的崩溃更经济,家族企业的崩溃是家庭崩溃的象征。因此,维持家族企业是日本父母和家庭成员最大的共同愿望。桥本家族和小泉家族“完蛋了”,也就破产而言。

日本家庭采取“长继承人继承”的方式来避免中国的家庭财产纠纷危机。“善良”和“义务”的概念减少了家庭成员和父母之间的冲突。《长孙传》凸显了长子的权威,也要求长子承担维护家族企业的神圣责任。岛崎藤村《家》写的小泉家族和桥本家族对他们的财产没有争议。每个人都忍受了屈辱,并一起努力维护自己的财产。但也正是为了家族企业的维持和传承,郑泰和山治的新家庭理想被旧家庭粉碎,桥本和小泉的家庭以悲剧告终。桥本家族的继承人追求自己的生活和爱情,对“家庭”的束缚不满,但他无法逃脱。"一旦旧家庭被摧毁,他不得不不由自主地被拖入这个漩涡。"为了拯救这个被毁坏的家庭,他肩负起了他的责任,最终因病去世。可以说,郑泰的悲剧是他作为家族企业继承人的悲剧。作为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他与生俱来的角色剥夺了他选择爱情和职业的权利,被动地承担着维持和拯救家族企业的责任,因此英年早逝。小泉家族的故事从一开始就带有救赎的色彩,随着小泉兄弟继续牺牲生命来维持家族事业,故事展开了。小泉的家庭是一个完整的日本家庭。小泉家庭的故事是一场悲剧,在这场悲剧中,“分离”帮助“家庭”,而“分离”为“家庭”做出牺牲。在小泉家族中,大哥真正的家庭被称为“家庭”。小泉家族的生意完全由真正的家族经营。几个弟弟无权过问此事,钟宽神父留下的纪念品也由真正的家人保管。史久镛的弟弟闫森、宗章和山治是“分居”的,无权从家人那里继承遗产。他们必须独自谋生。当他们的父亲活着的时候,他们离开小泉的房子四处游荡,吃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苦。哥哥在小泉家族中确实有着非常突出的地位,“他拥有与父权制相同的特权”,“但行使这种特权的人与其说是一个独裁者,不如说是受托人”,他“对所有家庭成员负责”,并且“他的行为必须对家庭的荣誉负责”。事实上,他不是家族企业的成功继承人。他的所有事业都失败了,因此被关进监狱。作为维持家族生意的长子,他有义务“收回小泉家族失去的财产”这是为了祖先,也是为了他们自己的荣誉。“为了恢复他的家族生意,他给山治发了一系列电报,”语气几乎像是命令,当他开口时向他要钱。尽管山治的处境很糟糕,但他觉得“很难拒绝他哥哥的请求”。这是他“维护家庭荣誉”的“职责”,也是他恢复家族事业的“职责”。小泉家族的弟弟们都筋疲力尽,一贫如洗,甚至桥牌家族也因为帮助小泉家族而破产。大雄帮助小泉的家人,因为他的妻子是小泉的姐姐。日本文化要求他对他的亲家“仁慈”,而且他“与“仁慈”有牵连”。

总之,小泉家族的悲剧是兄弟和姻亲互相帮助的悲剧。日本家庭中的长子和其余的儿子都被家庭的“义务”束缚着,无法逃脱。岛崎藤村《家》下一卷的标题是《牺牲》,当它在杂志上连载时,这可能就是它的意思。

2。中日家庭驱逐亲权的异同

中日书籍《家》生动地描述了“父母”的威严和专横,以及对“孩子”的恐惧和压迫。在巴金的《家》中,高神父“经常带着令人敬畏的不容侵犯的气氛”。即使是最蔑视父母权威的觉慧,当他看到猫并试图避开它时,也像一只老鼠。在岛崎藤村的《家》中,小泉的大哥以和他父亲一样的尊严对待他的弟弟。桥本的大雄对外人很温柔,但当面对儿子的妻子时,他立刻变得严肃起来,自然让儿子敬畏他。父母的权威意味着父母剥削和压制“儿童”的权利、尊严和自由,不能侵犯他们。父母的权威让他们的孩子非常害怕。然而,恐惧隐藏了疏远和拒绝,也提供了驱逐父母的可能性。

在巴金的《家》和岛崎藤村的《家》中,驱逐父母的情况是非常不同和有趣的。父母的权威是由礼仪和法律赋予的,不能改变。然而,这两部小说都写了在传统家庭衰落中剥夺父母权威的变体。在巴金的《《家》》中,驱逐亲权是当代酝酿中的年轻一代进行的,具有解构家庭的意义。觉民的出嫁和觉慧的出家逃脱了老人对婚姻的控制,也逃脱了老人控制的家庭监狱。这样,高神父的亲权就被中止了,因为他们离家出走,无法在他们身上实施。“四代同堂”的家庭理想也受到了影响。对觉民和觉慧来说,父母权威的放逐是针对封建父母的专制和对人格解放和热爱自由的追求。

在岛崎藤村的《家》中,父母被流放不是因为他们滥用职权,而是因为他们没有经营好自己的企业。日本父母主要不是被当局流放,而是被权力地位流放。岛崎藤村的几个父母都遭受了这种流放。桥本的家庭事业遭受了灾难性的失败,他的父母大雄抛弃了这个家庭,再也没有回来。他流放了他的家人,家人也流放了他。这部小说借用了山治的话来说:“即使大雄哥说他想回去,恐怕没有人会同意。”小泉家族的父母也被流放,因为他们的生意惨败,拖累了他们的兄弟,损害了小泉家族的声誉。他被弟弟闫森和山治赶出家门,前往满洲。"可能很难指望他活着回来。"离家的前一天晚上,他实际上把父亲钟宽留下的纪念品交给了弟弟,这意味着他被剥夺了作为父母的权利。

是什么导致中日父母以如此不同的方式流亡?正是象征体系和中日家庭本质的不同导致了中日父母不同的流亡方式。传统的中国是“祖先的王国”,与其他国家相比,这个家庭的子孙后代有着更强的尊重祖先和成长的意识。即使父亲有错,孩子们也应该“为父亲而藏”,(《家》)儒家主张“向父母抗议几次”。见志不从,尊重不违,无怨无悔地工作”。(《论语·子路篇》)然而,中国对父母和祖先的孝道是有条件的,也就是说,长辈必须“做义”,而“仁”是比“忠”和“孝”更高的道德范畴。高神父为年轻人制造了许多悲剧,把自己陷在“不人道”之中,为觉民和觉慧“违抗”提供了前提。“尊祖”与“无情”的结合使得中国儿童在儒家家庭伦理的巨大阴影下难以驱逐亲权。也很难避免和中止面对面对抗和逃避形式的亲权,从而挫败了“四代同堂”的前景。害群之马和封建家庭反叛者的行为都具有弑父的意义。害群之马是阉割自己和疏远自己的弑父者,而叛逆者是宣扬自己和实现自己的弑父者。与中国传统家庭文化不同,“日本人以延续“家庭”共同体为使命,“家庭”的生存应该优先于个人或家庭的生存。“家庭”不仅应该继续,而且不能被新的家庭或分离所取代。由此,日本对“孝”的理解不同于中国。中国人的“孝”主要体现在服侍父母、传香、不违背祖训等方面。日本的许多儒家着作都谈到孝,孝通常指节俭和节俭,不会导致家庭价值观的下降此外,日本的孝道不仅针对父母和祖父母,还包括对年轻一代的“义务”。“孝道要求父母履行以下义务:抚养侄女;让儿子或弟弟接受教育;管理家庭财产;保护需要保护和其他类似日常义务的亲属。”桥本和小泉家族的一些父母被流放或自我流放

毫不奇怪,因为他们没有履行父母的义务,他们没有对父母或孩子尽孝。他们是“不孝”的父母。中日家庭象征体系和本质的差异导致了中日父母不同的流亡方式。

根据家庭的发展,岛崎藤村《论语·里仁篇》描述的继承制度所造成的流亡指向家庭的所有成员。首先,长子继承并成为小泉的三个弟弟,他们年轻时远离家族,成为远离家族阴影的流浪者,遭受了很多外人不知道的痛苦。然后桥本家族和小泉家族的父母(长子)无法承担维持家族生意的负担。他们离家出走或被迫离家出走,成为家庭以外的人。最后,这个家庭成了一群被遗弃的活着的寡妇的住处,忍受着空虚和孤独的岁月。归根结底,流亡家庭成员的是日本传统的家庭制度。正如岛崎藤村本人所说,《家》“展示了这个系统是如何摧毁人类的生活愿望的”。这部小说通过家庭成员的经历对家庭制度的存在提出了无可辩驳的疑问。

3。中日传统婚姻悲剧的差异

男性统治和家庭对众多后代的追求为中国传统的一夫多妻制提供了基础。中国的家庭制度规定男人可以纳妾,女人必须保持童贞,所以在礼仪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满足男性的性欲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自由。因此,与妓女发生性行为和私交被视为不道德行为,违反道德伦理,败坏家庭习俗,破坏家庭关系,是家庭礼仪所不允许的。因此,高父得知丁可在外面私下娶了妾,勃然大怒,严惩了丁可。基恩和柯丁的堕落使高神父病重去世。结果,大型家庭礼仪大厅倒塌,使得传统的家庭形象很难保持在适当的位置。

日本的现代婚姻制度是一夫一妻制,但它也不能保证夫妻在性方面的权力平衡。富裕的中国家庭可以娶小妾。日本“只有上层阶级才有钱养情妇”。大多数男人选择偶尔公开和艺妓或妓女玩。"妻子可能对此不高兴,但她只能担心。"在岛崎藤村的《家》中,我们看到桥本的岳母和她的儿媳,石丰的丈夫,都沉浸在艺妓的风情中。艺妓分割了应该属于他们妻子的性权力。此外,日本妻子不能像高的沈氏那样大吵大闹,向父母抱怨。他们只能默默地忍受。艺妓销售自然是普通家庭主妇所不具备的一种独特风格,妻子想留住丈夫的心,并“试着融入丈夫的爱”。这样,桥本家族的两代儿媳妇就陷入了悲惨和可怜的境地。他们没有要求丈夫有做妻子的权利,而是盲目地遵守妇女节,妥协和妥协,思考留住男人的秘密方法。日本家庭主妇的悲惨境遇是由家庭文化造成的。

日本的家庭文化赋予男性寻求快乐的特权,同时以美妙的文化理念维持家庭秩序的稳定。当然,这种稳定的家庭秩序是以妻子在两性关系中的部分权力为代价的。“在日本哲学中,身体不是邪恶的。享受可能的身体幸福不是犯罪。”日本人把性快乐归类为“人类情感”,并坚持“人类情感不能介入生活中的重大事件”的信条。“他们已经明确区分了什么属于妻子,什么属于性快感,两者都是公开和坦率的。”两者的区别在于,妻子的范围属于人们主要义务的世界,而性享受的范围属于琐碎的娱乐世界。日本家庭义务和“人类情感”之间的区别在空间上也很明显。他们不能像中国丈夫一样“把他们迷恋的女人带回家作为家庭的一员”。这样,日本的家庭和婚姻规则不仅维持了夫妻关系的稳定,而且为丈夫的享受特权提供了便利,很容易使妻子处于屈辱和宽容的沉默状态,创造了许多像富人和富人一样的活着的寡妇。在日本家庭中,丈夫唯一不能篡夺的是应该属于妻子的“职责”。如果丈夫混淆了“责任”和“人情”的界限,违反了妻子的“责任”范围,他将受到社会的谴责和家庭的反对。桥本家族的大雄之所以受到所有人的鄙视和批评,并不是因为他鲁莽的行为,而是因为他让“人情”侵入“义务”,违背了“人情不能侵入生活事件”的信条,放弃了失败的家族事业,在别处与年轻艺妓建立了新家,违反了属于妻子的“义务”空间。加上管理不善,桥本的家族企业遭受了灾难性的失败。因此,他别无选择,只能流放自己,离家出走。与此同时,他被桥本的家人流放。一些家庭无法返回。

中日两位作家《家》描述的年轻一代的婚姻也值得比较。巴金的《《家》》聚焦于反映婚姻问题的代际冲突父母包办婚姻与年轻一代渴望的自由婚姻的冲突,传达了人格解放和反封建伦理的主题。岛崎藤村《《家》》中反映的婚姻问题主要是新家庭和旧家庭的纠缠,以及包办婚姻带来的婚姻痛苦,这表明明治时代残存的家族主义对新兴个人主义的压制。新家庭和旧家庭之间的矛盾正是岛崎藤村对明治时代家庭状况的认识。

巴金的《《家》》公开了觉民和觉慧对婚姻自主权的简单反抗,并直接将父母视为悲剧的罪魁祸首。要不是高父的固执和其他长辈的糊涂,觉新等人的婚姻悲剧似乎是不会发生的。它所代表的年轻一代的婚姻悲剧是压迫的悲剧。岛崎藤村《家》所描述的山治和薛的婚姻悲剧是一场悲剧。山治受苦的原因不是他不明白自由婚姻的含义,而是他像中国的长子,背负着沉重的传统负担,无法自拔。和薛结婚后,他们俩都无法忘记过去的恋人,因为他们的性情不同。夫妻关系濒临破裂。三际也下定决心要断绝他们的婚姻关系。最后,想到薛在生病期间“好心给他喂药和食物”,他感到震惊。这两个人对成为彼此的奴隶感到绝望。这里提到的“善良”并不是中国人所理解的不寻求回报的夫妻的善良,而是伴随着相应的义务。“恩:被动发生的义务”必须“归还给捐助者”。由于山治分社受到日本传统家庭伦理的约束,当然很难摆脱家庭的枷锁,只能承受大哥以小泉家族名义强加给家庭的各种负担。山治也很难拒绝。传统家庭文化的沉重负担和小泉的旧家庭对山治新家庭的拖累侵蚀了山治监狱中的年轻人和梦想。

4。结论

中日都质疑传统的家庭制度,并写下了家庭衰落的命运。只是整个家庭崩溃的基本方式不同。日本家庭的悲剧是拯救家族企业的悲剧,也是遗传的悲剧。“家庭”拖垮并流放家庭成员。高氏思想的悲剧是专制的悲剧和新旧冲突的悲剧。父母、害群之马和反叛者共同解构了传统的家庭宅邸。岛崎藤村的《家》是为了共同拯救家族企业,这导致了家族的衰落和家族的分离。巴金的《家》是与反叛者一起解构家庭。拯救和解构的行为似乎是相反的,但它们在促进家庭衰落方面都起着相同的作用。这两种行为模式来自家庭系统本身的核心。因此,中日家庭的悲剧是不可避免的悲剧。

[参考资料]

[1]俞荣盛,论中日现代小说中的“家”,[j .日语学习与研究,2000,(4)。

[2]巴金,家[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2,442,443,435,443,18,342,319。

[3]吉田静一,《日本现代文学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6年。59.

[4]中村阿拉塔罗,《日本现代文学史》,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6,100,100-101。

[5]塘沽行人,现代日本文学的起源[m],北京:三联书店,2003,171。

[6]陈启南,《[文化轨迹》,沈阳:冯春文艺出版社,1987,95,95,100,99。

(7)张萍,《日本的婚姻与家庭》,[m .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1984,69。

[8]鲁思本尼迪克特菊花与剑[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0,80-82,38-39,96,86,128-129,131,127-128,81。

[9]岛崎藤村,家[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81,118,3l,98,238,226,250。

[10]齐雁芬,中国古代:祖国[a .家族过去与现在[c],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3,48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