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主题月刊>

中青报:学术打假,怎一个愁字了得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3-21 编辑:人生
作者:叶铁桥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0年

11月5日,在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举办的第二届全国学术批评与学风论坛上,天津师范大学教授谭儒用歌词描述了当前的学风:“用李清照的话说,这是‘这一次第一,我怎么能得到悲伤的词’,用辛弃疾的话说,这是‘更有能力消除几场风暴’,用姜夔的话说,这是‘最令人遗憾的一块土地’。”

谭儒因其精彩的论述赢得了掌声。共有30多位学者如谭蔚茹谴责学术不端和学术失范并提出建议。然而,与会者对未来普遍不乐观。

学术泡沫在某些领域极其严重。

王建民教授是山东大学当代社会主义研究所所长,主要从事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研究。他前面的发言者都认为我们的学术界存在泡沫,问题相当严重。

他认为:“这不是泡沫,但大多数是泡沫,80-90%是泡沫!”

他的话引起了与会者的惊讶。王建民没有停下来:“我估计我在这个领域的硕士学位学生100%都有问题,他们的博士论文绝大多数都有不同程度的问题。”

王建民没有给出太多的解释,他指出官员们读硕士和博士学位的水太多:“这么多年来,各级领导干部都没有看到真正达到硕士或博士学位标准的论文,甚至没有看到真正达到硕士或博士学位标准的论文。”

王建民的演讲引起了很多反响。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系教授程郑敏也谈到了学术与权力联盟的问题。他认为,“随着学术权力的无限扩张,缺乏监督,导致学术的祸害,人才的祸害。”

程郑敏说有些学者不能说原始知识做得不好,但它不一定是权威性的。当他成为一名官员时,他立即成为一名权威。以下是“狗升天”的扩展。程郑敏说,当一个学者成为官员时,他需要人、钱、奖品和项目。很快,他的学科成为一个关键学科,并成为一个基础。“但其中有多少是真实的,圈子里的人实际上非常清楚。”郑敏说:“这种做法首先损害学术,其次损害人才。”。为了树立权威,不管质量如何,都有大量的垃圾,这对学术是有害的。然而,这种环境导致了浮躁和圆滑的人可以处理它,而诚实的人反而受苦,留下更少的人真正想从事学习认真,从而损害人才。

学术镇压之路充满悲伤。

董坤,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的研究员,用了一个小例子来证明当前学术批评的困难。

他说,在担任博士生导师后,他参加了100多次博士论文答辩,其间他只投了一次反对票,那是针对一所着名大学的博士生。"那实在太不令人满意了,论文和辩护都不令人满意。"

“我认为这是一次无记名投票,应该没有问题。但很快就传出董必武投了反对票。”董昆说学者们这样做应该是正常的。你为什么不同意这种反常和不寻常的行为?“我感到无助,觉得很难凭学者的良心坚持下去。后来,我从未投过反对票。”

那些感觉更深刻的是那些因为造假而卷入法律案件的学者。在这个论坛上,几位学者有过这样的经历。

谭儒为教授提起的学术诉讼是“一个人打架”。

据报道,2003年,天津外国语大学汉学院副教授在申请教授头衔时使用了一本书作为科研成果的出版物,但有10篇文章涉嫌剽窃。2004年7月,天津语言学院常务委员会召开专门会议,决定:写一封公开信揭露老师的剽窃行为,并向市领导、外语学院等机构发表意见。天津语言学院后来被涉嫌剽窃的人起诉为“侵犯名誉权”。

谭蔚茹说,该诉讼在基层法院一审中败诉,直到上诉到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才被撤销。逆转的根本原因是,在他们的调查中,他们发现此人也涉嫌剽窃河南大学一位历史学家的论文,并改名出版。“这场诉讼持续了三年,完全是用我们自己的钱打的。镇压是一场胜利,但该组织对此视而不见。这名男子仅被天津外国语大学停学一年。”

谭蔚茹以教授的身份总结道:“一个国家的繁荣建立在学术繁荣的基础上,而如果毫无价值、灰色的学术和剽窃泛滥,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将受到威胁。”

司法程序是否有助于学术批评

学术批评进入司法程序在当前中国学术界并不少见。

但是北京师范大学历史教授黄安妮对此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司法程序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学术是非判断的问题。黄安妮说,司法审判与学术评价没有直接关系,司法审判既不能承担也不能解决学术是非问题。“司法审判只能在没有外来干涉的情况下对民事纠纷或刑事案件本身作出公正的裁决。这种裁决不能涉及学术或科学的对错问题。”

黄安妮说,学术是非之争只能通过现实健康的学术辩论、公正的评论或科学实践来解决。有些学术和科学问题可能无法立即确定,但必须有重复的实践和时间来确认或寻求共同点,同时保留分歧。在学术是非之争中,有必要消除影响学术公正的各种非学术因素。

他说学术的对错不应该迷信学术权威、单位的行政干预,甚至党政领导的执政。“我们需要做的是让学术回归学术,不奉承,不奉承庸俗,不仅仅是书本,不仅仅是权力”。因此,期待司法判决来判定学术是非是痴心妄想。“锤子”和“方法锤子”都不能解决真正的学术是非。

阅读更多

中国大多数大学都建立了学术造假机制

Xi交通大学副教授陈永江:为什么学术造假如此困难?

顶级学术出版物遭遇尴尬经常导致学术造假?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