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主题月刊>

公选校长:主人翁为何“漠不关心”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5-10 编辑:生活观察

作者:陈彬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出版:2012

2011年底,教育部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遴选东北师范大学和西南财经大学的校长,并首次允许教师、干部和学生代表参与选举过程。

通过公开选举选择校长的方法也被称为高校去行政化的一项重要探索。 然而,这些第一次被授权的学生的态度可以说是“漠不关心”

专家认为改革的方向是正确的,但这一步会走多远还有待观察。

■这位记者陈彬

“对不起,我是个女孩,不太在乎这个 也许男孩会更关心,你问他们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有礼貌,但语气也略带尴尬

这是东北师范大学的一名学生说的。她刚刚拒绝了一位记者提出的对她个人利益有重大影响的问题。

问题是:你清楚你们学校正在选举校长吗?

公开选举?你相信吗?

校长选举于2011年底举行。 教育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东北师范大学和西南财经大学的校长将面向全世界选拔。它采用自愿登记和面谈的方法,首次允许两所大学的教师、干部和学生代表参加选举进程。

这一举措立即引起了中国的广泛关注。 公开选举校长的方法也被称为高校去行政化的重要探索。 显然,这一政策的关键环节之一是将普通教师和学生纳入校长选拔过程,发挥主人翁的作用。

然而,现在教育部公布了候选人名单,不久候选人将在1月中旬接受面试。这些第一次被授权的学生对此有何看法?

对此,记者通过校园论坛等渠道联系了两所学校的10多名学生。虽然这个“样本量”不大,但基本上可以反映学生的一些态度。 在采访中,记者们发现,他们对这件受到外界广泛关注的事件的态度可以说是“漠不关心”

几乎所有这些学生都听说过校长的选举,但只有“听说过”。大多数学生说他们听到老师谈论这样的事情。 所有的学生都不知道稍微详细的问题,例如候选人的条件、候选人需要什么样的选举过程、面试时间以及他们可以行使什么权力。 但是这些问题,其实只要稍微注意一下教育部的通知,就不难找到答案。

此外,记者还关注了两所学校的在线论坛和帖子。学生们也很少讨论校长的选择。 在西南财经大学百度贴吧,一些学生转载了教育部的相关文件全文,但在过去两周,回复帖子的数量为零。

即使在网上很少的回复中,学生们也表现出更多的不信任。 例如,在相关新闻的评论中,一个学生只留下了四个词:公共选举?你相信吗?

相比之下,2011年,一家中国媒体发表了香港中文大学周宝松教授的一篇文章,回顾了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高锟 文章中有这样一个细节:1995年高锟宣布退休后,学校学生会举办了一个特别论坛,给予学生参与新校长选拔的权利。 高锟亲自和几位学校领导出席了论坛。

两者都是主体。为什么学生对参与的热情如此不同?

错误的方向或概念?

根据厦门大学教育研究所教授毕敦荣的说法,教师的态度和学生的态度不应该有太大的区别

目前,人们似乎对公开选举校长所显示的进步性几乎没有异议。 采访中,别敦荣也对此表示了赞赏。 然而,他还强调,当政策由实施者大力推广时,其利益相关者缺乏参与的主动性,因此实施者必须反思推广过程中的一些错误。

"在此之前,有关部门对校长的任命制度完全关闭,教师和学生参与民主化的机会很少 应该说,这项改革打开了一个“缺口”,允许一些人参与其中。 然而,就目前情况而言,开放程度仍然很小,很难激发人们真正的参与热情。 “难道邓荣说

对此,他解释说,从公开选举校长的程序来看,校长的任免权仍然掌握在上级组织部门手中。虽然“在教师、干部和学生代表中进行民意调查”的联系已被添加到这一过程中,但它没有具体说明考试结果将在多大程度上对校长的最终遴选产生实质性影响。

“这实际上是一个定位问题 “难道邓荣说,既然大学是法人,它的领导人应该由法人自己决定,否则学校自己的法人地位就不存在了 然而,当聘任和解聘的决定权仍未下放给学校时,教师和学生都不会对公开选举的意义抱有很高的期望,更不用说热情了。

然而,有些人对别敦荣的观点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北京大学教务副部长、原培学院副院长陆晓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校长公开选举对国内高等教育来说还是一件新鲜事,普通学生和教师的接受仍然需要一定的过程。 “根据传统观念,学生们觉得他们仍然处于‘代表’的地位,所以当权力真正到来时,他们不知道如何使用它。 “他说,在体制转型过程中,学生的思维跟不上变化。存在这样的“差距”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需要采取一定的措施来促进学生改变观念,提高他们的权利意识。

“中国的教育问题很复杂,涉及广泛的领域,因此改革也需要小步骤和慢步骤 有关部门在“公开选举校长”的问题上已经走得够远了。我们需要更多的耐心。 ”陆晓东说

“是任命还是选举非常重要”

2011年9月,作为复旦大学去行政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学校领导退出学术委员会,委员会举行了一次真正民主的选举。 当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发表了一篇特别文章,提醒选民要认真对待自己的权利。如果他们仍然认为选举是“走过场”,他们敷衍了事,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可能会正式化。

“这件事和‘公开选举校长’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个提醒同样有效。 ”熊丙奇说

在熊丙奇看来,目前学生对权利漠不关心的原因只有两个。首先,学生长期受到思维惯性的限制,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无关,学校在教育和指导方面做得不好。其次,许多人仍处于观望状态。人们仍然怀疑改革是否真的“真实”。结果是参与热情不高。 有关部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消除人们的疑虑。 为此,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提高公开选举的透明度。

事实上,这并不是中国第一次公开选举校长。 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同济大学就通过公开选举任命吴蒂奇为校长,当时采用了现场投票的方式。 与上次相比,这次公开选举显然不太透明。

熊丙奇认为:“校长的公开选举无疑是一种进步,但能否取得好的结果取决于公开选举委员会的组成过程和结构是否透明合理。如果它仍然由行政官员主导,改革的意义将大大降低。此外,民意测验的结果应该公开。 目前,这两点似乎都不令人满意。 “

根据教育部的公告,在对候选人的面试结束后,教育部党委将讨论决定要任命的候选人,并予以公布。 如未发现影响任命的问题,应办理任命手续,并公布公开选举结果。 也没有公布测试结果。

除了学校层面的不透明,学校内部的透明度似乎也不高。

根据教育部的公告,教师代表和学生代表将在1月中旬候选人面试后对候选人进行民意测评 当记者问学生关于代表选举的情况时,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说他们对此事一无所知。当时,一些学生只有一两天的假期,几乎没有时间进行选举。

“这并不奇怪,因为在以前的高校副校长选举中,学生代表经常任命学生会主席和干部,这次只是走老路。 ”熊丙奇说,“我们有大学理事会和学术委员会的概念,但问题是这些人是如何形成的?“在世界一流的大学里,这些成员是选举产生的,而我们是任命的。这是非常不同的,因为它关系到整个公共选举过程是否名副其实。 显然,我们在这方面还需要做很多工作。

“毫无疑问,改革的方向是正确的,但是我们必须等着看这一步会走多远。 ”熊丙奇说

不同的声音:学生参加选举没有意义。

对于目前学生对公开选举不热心的情况,如果上述专家认为有些问题或多或少得到了反映,华东师范大学高等教育学院教授唐安国坦言,这种现象并没有什么异常。

“学生的担忧和学校的担忧并不一致 唐安国说,学生们的目标比较接近,尤其是那些即将毕业的学生。他们更关心新校长会给他们的就业带来什么好处,以及毕业是否会受益于学校的日益普及。他们不太关心学校的未来发展。 因此,只有当一个知名的校长被选中,一个明确的政策议程被公布,学生的热情才会被点燃。

然而,当新的校长候选人被确认后,学生参选的权利有什么意义呢?

对此,唐安国表示,学生参与选举的重要性并不显着。 换句话说,学生参加选举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 选拔委员会应由专家组成,校长是否称职主要由专家决定。 学生们,尤其是本科生,由于缺乏经验,对校长的能力没有什么判断力,所以他们不应该有任何发言权。

”在这件事上,学生们肯定不会反对,但基本上他们不会有很热情的回应。我认为这是正常现象。只有当新校长采取的一些措施有助于他们的毕业和深造时,他们才会有热情。现在还不是时候。 ”唐安国说道

《中国科学报》 (2012-01-11 B1大学周刊)

Read More

教育部宣布选举直属公共管理大学校长的面试候选人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